我的学校

我在一间叫做“清远市第一中学”的学校上高中,而且是我自己考上去的,不是我的父母帮我考上去的,乍一看名字应该是全清远市最好的高中,至于事实上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很多东西不是光靠头衔就能说明问题的,我们什么纯白金超白金的国青队就很能说明问题,头衔是最华而不实最没有用的东西。

  我们这间学校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老。学校本身就足够老,学校的老师学校的领导也老,学校的在读学生同样老。俨然一个老人院一样,甚至比老人院还要老人院。

  我们这儿的学生很老。不是说他们全都留过多少级,耽误了多少年,他们的年龄其实全都正常,都不老,只是他们的思想老心智老行为更是老,。他们所拥有的灿烂的青春不配叫做青春。他们只会按部就班,墨守成规在去做事情,从来不会想想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不这样做行不行。他们未成年却拥有成年人的心智,他们未及老去却用老年人的思想思考问题。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而不是别人要求自己去做的。他们就像很多一事无成的成年人或者老年人一样不知所谓地生活,过着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浑浑噩噩地虚度年华、浪费生命或者是用自己的双手去完成别人的目的。他们所做的东西不是年轻人做的,所以他们很老。

  我们学校的老师、领导无论是年龄还是思想都很老,老得不可救药。我们学校的规章制度有一大本书那么多,这样不许那样不许,分分钟还可能迟到而被处分。我们学校不许不穿校服,不许不穿衣服;不许男生进女生宿舍,不许女生进男生宿舍,不许不进宿舍;不许男生进女厕,不许女生进男厕,不许不去厕所;不许佩戴手饰,脚饰,颈饰;不许留长头发,不许染头发,不许不留头发;不许男生穿耳洞,不许男生戴耳环,不许男生买耳饰;不许在艺术节上唱情歌,不许在艺术节上唱重金属摇滚歌,不许在艺术节上唱粗口歌,不许在艺术节上不唱歌;不许主动和别人谈恋爱,不许被动和别人谈恋爱,不许不和人谈恋爱,等等云云。一大串一大串的东西和校长的废话或者和春天的霪雨一样连绵不断。

  刚看到那厚厚的规章制度的时候着实吓了一大跳,并且这一大跳非同小可,几乎可以拿下世界跳高纪录。我靠,这是上学还是上牢房啊,没有搞错吧,上个学都有那么多规矩,那还有人生自由的。想我出社会打暑期工都有远没有那么多规矩啦。顶多不就是店长的几句训话和父亲的几句叮嘱,加起来才几几句啊,它的10倍还远没有学校的1/100多吧。况且,打工是我向老板拿钱而上学是我给钱学校,利益关系都颠倒了,那为什么那些规章制度还会这样呢?真想他不明白,费解。

  费解的事远不止这个呢,还有大把大把。

  我怎么就不明白为什么上课的时候要学生先说老师好而不是老师先说学生好呢;怎么就不明白为什么男生不可以留长头发而女生却可以留短头发呢;怎么不明白在学校不可以谈恋爱,在学校外面就可以,怎么不明白穿了校服不可以谈恋爱而脱了校服就可以呢;怎么不明白不可以在外面的网吧上网,而可以在学校的电脑室上呢;怎么不明白学生不可以在学校充电而老师们就可以呢;怎么不明白学生不可以在足球场保养的时候踢足球,而老师就可以呢;怎么不明白学校要求学生天天穿校服,戴校卡而老师们却不用呢;怎么不明白学校为何会有那么多规章制度呢,简单一点、人性化一点不是更好吗?

  不知不觉已经和这间学校相处了一年半,刚好是高中三年的一半,还有一年半的时间要相处,好像好长,又好像好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