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法律——护社会和谐

  法与情究竟谁是王道?这一当代的重要矛盾最近又因六尺巷的一份空罚单成为舆论的焦点。有人动情,赞其人性化;有人晓理,批判其有法不依。

  在我看来,晓理之说有夸大程度之嫌。警方回应中“在法律允许下”“外地车”“轻微违法”等词语,已层层限定了人情范围,无一不体现对法律的尊重。而在这以宽容者著称的六尺巷,人性执法,宽容不知情的小过失,让法律回归温暖,体现了社会的人文精神与法治文明的完善。

  “法治社会”是现代中国建设的目标,但在建设过程中,也不能忽视“以人为本”的原则。法律究其本质,是为人服务的。最近发生的“辱母杀人案”,于欢为保护母亲杀人,被判无期徒刑一事,之所以在公民与司法界中引起轩然大波,就是因为过于严苛的法律与僵化的体制无法与人权、道德的要求相符合。在严刑峻法实行,法律无法取信于民的情况下,法便不再具有维护社会和谐的作用。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的一段讲话让人深思:“法律的制定不应只关注惩罚,还应符合时代的思想要求和人文价值。”让法律回归温暖,回归人情,是当代需思考与权衡的问题。

  但是,法律赋予的温暖与宽容绝不应成为不法分子肆无忌惮、为非作歹的条件。每个人的心中都埋着“得寸进尺”“欺软怕硬”的种子,所以法律与规则的宽容,其实是对公民的自制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试想,若外地车都仗着“空罚单”的宽容违法停在六尺巷,则不仅影响当地百姓的生活,也造成社会风气的不良,使国家政府不得不使用严刑峻法,得不偿失。

  在英国,全民高素质的条件使政府建立自助地铁站,提高运输效率,节省政府开支。这便让我们看到温暖法律,人情规则的正面作用。中国广州的自助式图书馆虽也为此作了引领,但图书的连续丢失反映了国民素质依然有待提高。再结合近年来屡见不鲜的“碰瓷”“老人摔倒”等不诚信事件,中国的“人情法律”建立与落实,还有一段曲折坎坷的长途要走。

  总之,六尺巷的“空罚单”已为社会建立温暖法律,摒弃严刑峻法开了一个好头。但要将这份温暖传递下去,离不开国家与政府的思考权衡,也离不开公民诚信素质的提高。愿有一天,法与情能真正融合,共筑民族的和谐与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