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优秀范文:胜天半子

  马良的《坦白书》里有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我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是心中满是怀疑。那个麦克白似乎又通过这段文字跳到我面前,我几乎是恍惚了。

  麦克白杀害仁慈的邓肯和正直的班柯,一路踏血而进似是穷凶极恶。可他的灵魂都在谴责它本身的存在,我并不忍心责怪他怔忡无知的昏乱的知觉。他勃勃的野心在女巫一袭预言的话下更加壮大。似是相信了他将夺得最终的胜利。也相信他能掌控亦或是操控他自己或其他人的命运,企图以“造物主”的身份来消除自己心中的自卑与怀疑,想让自己“胜天半子”地去向未知的命运大刀阔斧地挑战。自以为无懈可击却早已失了先机,自以为自己胜利到头来却发现这不过是个设计好了的迷局。引诱他勾起欲望直至落入坑底。

  我甚至有点同情麦克白,同情他的自卑与自负;同情他既相信命运又不相信命运,最后发现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同情他无法抑制的混沌与昏乱;同情他的悲剧。

  因为他的悲剧是大众化的,普遍性的悲剧。

  有多少人将自己最深的自卑掩藏在笑容满面的自负下,又有多少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而伸手去摘取那颗禁果?有多少人在故事的最后留下“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这样可悲的话语,又有多少人拼尽自己仅剩的孤勇与自尊吼出“吹吧!狂风!来吧!灭亡!就算死我们也要捐躯沙场!”这样必死的句子?

  “胜天半子”是每个人的希望,说到底,从心里都会产生过想“踏平这个世界的规则”这种年少幼稚的想法,掌握甚至踏平这世界的规则,以此来满足自己内心无休止的欲望。来满足内心深处对自卑、不安的消除工程。然而,掌握的一切不过是世界所掌握的,自以为是的微小物件而已,自己想掌握世界,必将被世界掌控。

  麦克白被麦克德夫砍下头颅示众,可他的悲剧并未结束,“胜天半子”的谬论依旧活在每一个想操控命运的人手中口中心中。一切无休止地发展,却又在某本书“尽人事听天命”的角落中散发着萤萤微光与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