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唾弃的,往往是别人想拥有的_有关拥有的散文

  小文原先在一家报社工作,后来辞职嫁人,在家做起了手工作坊,一边相夫教子,一边做一些精巧的手工皮包在淘宝和朋友圈售卖,生活过得悠闲自在。

  一次聚会,她却说起当初辞职的原委,原来她是因为和领导闹情绪,一时气愤难平而辞职的。现在想想,虽然小日子过得不错,但多少有些遗憾。原本那也是自己喜欢的职业,说走就走了。

  她笑着说:好羡慕你们,可以朝九晚五地上班,有能说上话的圈子。

  这多少令人有些惊讶,要知道,小文当初辞职嫁人的举动非但没有让人觉得意外和沉重,反而更多的是艳羡。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这样任性地选择自己的生活。当小文说出怀念上班的日子,那些在江河日下的纸媒混沌度日的文字打工仔们,顿时觉得天昏地暗,乾坤颠倒!

  无独有偶,在上海工作的小范夫妇,曾经是陆家嘴的高级白领,拿着几万的月薪,有足够的年假让他们去世界各地旅行。

  正是一次旅行,让他们彻底改变了生活的初衷,他们开始向往做个背包客,去那些偏僻的小镇开一家客栈,过一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意生活。打定主意后,他们双双辞职,离开了打拼多年的上海,带着几年的积蓄,去丽江开了一个客栈。

  如今,他们的客栈做得倒也顺风顺水,但毕竟丽江的旅游资源已经饱和,那里也不再是一片宁静的天地。这多少令这对向往世外桃源的夫妻有点失望。可是,前路好走回头路却不好走。

  他们经常在登记客人名单时,总有意无意地关注从上海过来的客人,和他们套近乎,似乎只有和他们聊天,才能找回往日的情怀,那种在快节奏下敲打的激烈心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梦想开始奇迹般的变得一致,归根到底是社会压力太大,所有的人都想拥有一种闲适的生活。所以,有人开始逃离北上广,有人开始去他们心中的净土开疆放牧,有人骑行西藏,有人心向大理。各种游记,各种随笔心得,各种攻略,甚至还有小镇生活指南这样的书得以陆续出版。

  可是,现实生活终究是琐碎的,谁也不能例外。当理想与现实的距离越来越远,就会形成巨大的心理落差。

  仔细想想,有多少人原本就是从小镇出发,来到大城市。如今却又选择了异乡的小镇来缅怀故乡。这种自相矛盾,这种用离乡背井望眼欲川来获取诗意,以填补自己内心的虚妄与焦躁,原本就是自我逃避。若是贪念小镇和故土,何不回家看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

  曾经有人说:旅行,就是你心心念念想去一个别人厌倦的地方。而你所在的地方,那个你早已看不见风景的地方,又何尝不是别人朝思暮想渴望到达的彼岸和乐土。

  你唾弃的,或许正是别人想拥有的。

  都说婚姻是围城,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一座围城。但也有两全其美的例子。

  若不是一场车祸,聪仍然会坚持从前的日子。当初聪从一家名校毕业,回到家乡进了一家全国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经常要往返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在二十七岁的时候,结婚生子,妻子也是做律师的。

  做律师虽然辛苦,但收入不菲,在他们所处的那个不算大的城市,早早便步入了中产阶层。所以聪让妻子放弃律师的工作,专心在家带孩子。妻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看着聪坚决的眼神,还是妥协了。两个人总要有一个为家庭多付出一些。

  一切都好像命运安排的,忙碌而又富足。但四十岁那年的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那年,他去巴黎出差,走在街上的时候,一辆小轿车以狂飙的速度疾驰而来,让他躲闪不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向空中飘去,那一刻,他的意识是清醒的,清醒到当自己的身体快要降落时,又感受到汽车向自己冲过来,再次将自己抛入空中。

  直到他在医院苏醒过来,得到的答案竟然是:除了几处皮外伤,缝上几针外,竟然可以出院了。

  他看着自己真的完好无损的样子,简直不敢相信,但现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他连赔偿两个字都没提,便大摇大摆地出了医院大门。

  他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意外,但事实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回国后,继续忙碌地工作,继续加班,直到有一天,他感觉到头痛欲裂,仿佛大脑有千万根针在扎在刺在来回地搅动。

  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一直以来,他以精力旺盛而著称,凡是大的官司事务所都会考虑到他,甚至他还业余编写着一本又一本的法律教材,以让更多的热爱法律专业的学生可以有所受益。

  聪知道一定是那场该死的车祸带来的后遗症。自此以后,聪接二连三地感觉到头痛,有时候是在吃饭的时候,有时候是在上厕所的时候,有时候是在过马路的时候,有时候是在开车的时候。

  妻子说,或许是太累了,年岁不饶人啊,要不休个假歇一歇吧。只有聪自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聪趁出差美国的机会,去看了心理医生和精神科的专家,医生告诉他,他的大脑并没有损失,但却因此而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症,在医学上叫PTSD,俗称创伤后应激障碍。

  也就是说,在他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残废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某种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虽然世界上所统计的发病率屈指可数,但偏偏让聪遇上了。

  聪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完全健康的人了,以前那个为了一个案子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的大神已经消失了。现在他时常头痛,并伴以不思饮食的怪癖,整个人颓废了下来,身形日渐消瘦。

  心理医生告诉他,要让自己慢下来,听听音乐,并让他在封闭的房间里,用耳机听大自然的声音,听鸟鸣的声音,听海浪的声音。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聪知道一切的治疗都不如自我疗愈来得更好。聪开始将满满的工作安排尽量缩减,而把足够的时间留给了自己,读书和跑步,他沿着海边跑步,耳机里回响着森林在风中摇摆的声音,他陶醉于这种简单而又充实的生活,仿佛一切都放空,灵魂归位。

  这两年,聪的身体慢慢好转。他说,以前觉得忙碌才能给自己带来更好的生活,看着那些在海边闲逛林边遛鸟的人,我都替他们着急。现在想想,好生活来自于心境,而不是你拥有多少。

  现在的聪精力充沛,除了做好律师的本职以外,还做一些文艺演出的策划活动,这让他从一个机械式的工作狂,变成了一个有文艺气息的大叔。这种改变,令他感觉重新找回了自己。

  我们的一生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意外,有的意外,只会让你变得颓废,一蹶不振;有的意外则会让你找到另一个自己,重获新生。

  你想要的,可能别人并不稀罕;你唾弃的,或许正是别人想拥有的。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是谁,你的抛弃和拥有,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患得患失只会让你身陷囹圄。没有一种生活是一成不变的,生命无常,只有一路上边走边唱,才会遇见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