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米夏

  米夏,轻悠悠的在路上走着,白白的裙摆,顶着一米温暖如水的阳光。

  江南说米夏是个天使中的呆子,来阻止他霍乱人间的。

  有一段感情叫做米夏江南。

  江南,是小桥流水,但江南没有,江南,是个轰轰烈烈的女孩,骨子里就是野,像小米椒,让人无可奈何,却又爱罢不能,米夏是没有江南美的,但米夏有一股读书人的灵气,米夏有一圈清幽的书生气,一杯浅浅的茶,一朵不艳的花。

  江南是同学里的异类。

  不喜欢的人就是不喜欢,不要靠近她,管你喜不喜欢他,老娘不喜欢你,相反自己喜欢的死皮赖脸也要追到。

  不幸又万幸是,她很喜欢米夏,喜欢她的文静,喜欢她骨子里的小巧。

  米夏,是个君子,与所有人交好,却又有着距离,泛泛之交。

  直到遇到了小米椒。

  江南会拉着米夏上下学,拉着他去操场,手拉着手去厕所,一起吃午餐,一起讨论班里哪个男的最帅。做小女孩之间最爱做的事。

  你还想不想学了,你说说你是级部前五考进来的,现在多少名,你到底想干嘛,你还学不学啊,是不是那个叫米夏的,拖累你,以后离他远点,听到没,米夏在老师门口等江南。

  听到这,扭头跑向了五楼,那没有人,只有自己。自己可以想该如何自处。

  出来的江南迷茫了彷徨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二天,米夏没要找江南,江南也没有找米夏。

  我该怎么办呢,真的是米夏影响我学习了么,我不知道啊,

  啪叽,江南摔在了石头上,就是膝盖上破了点皮,可江南一瞬间嚎啕大哭

  ,似要把自己的情感都爆发出去

  跟米夏没关系,是她自己的问题,都怪她

  米夏实在看不下去了,跑过去有手帕给她擦擦伤口,米夏吧唧着嘴在吼江南。

  你不是很能耐么,这点小伤口就哭,你的出息呢,江南抱住了米夏,

  一直说对不起,一直在说。

  米夏在那一刻下定决心,好好学,为了可以和江南站在一起。

  夜深了,星星出来了。

  米夏和江南坐在台阶上,好一会寂静,没有人说话。

  米夏轻轻的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江南看了她一眼,说,呦,呆子开窍了,是谁呢,

  米夏无语的回瞪了一眼,接着低下头说,挺高的,还很白,不是特别帅,喜欢读书,我们有好多共同话题,他很好。

  江南知道,米夏说她喜欢那种在微微的晨光中,有一个男孩,穿一浅白色的衬衫,捧一本书,坐在阳光下,右手是满园的绿意,左手是我满满的爱意。可还是她打听一下的,她不会去打扰。

  那个男孩确实挺好的,有担当有主见,他值得米夏喜欢

  可为毛很不甘啊,咋感觉自己养的白菜被猪拱了。

  米夏那天问了江南,她有喜欢的人吗,

  江南楞了一下,

  说有啊,和你男神一样,他很白很白,鼻梁很高,眼睛里有灵魂,他很稳重,他总是帮我,跟在我屁股后头擦屁股。后来呢,米夏仰起头,问江南,没有了,毕业便分开了,没有在一起,为什么啊,因为我想,说到这江南没有再说下去,拍拍屁股说,走吧,回去睡了。

  那天米夏看到江南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可能是喜欢,也可能是爱。

  窝在被窝里的江南轻声说,声音很轻,轻到只有自己可以听见,为什么呢?

  因为我想去像三毛般流浪,不能结婚,会有羁绊的。

  再说他给不了我想要的,我也给不了他想要的,在一起又如何呢,声音最后消失在夜的寂静中。。。。。。

  江南要走了,要转学,他父亲工作地换了,也许因为她没有母亲,所以心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都是流浪

  米夏去送她, 江南说别哭,我会回来找你,常写信,嗯,帮我告诉他,我喜欢过他。

  米夏愣了,他们谁也没哭,也没闹

  江南一登上了绿皮火车,慢慢的开起来,米夏才回过神,追着火车问,他叫什么啊,

  江南看了一眼城市,又回头看米夏,他叫南江。

  可回过头,在回家的路上 米夏边哭边掉泪,像个被丢弃的孩子,江南在火车上,用布子捂着眼,只见那布子在慢慢的湿了。

  有段友情叫江南米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