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龙灯记

  一`报名

  春节闹龙灯,是我国传统民俗,其方式不一,种类繁多,各地方各自具特色。在我们南方等地,讲究的是一户一闹,灯队先送上新年祝福,然后舞一场全套灯供主人观看。这时,主人就会不拘多少的奉上一些礼金,作为打赏。可近年来,随着生活观念的转变,人们只管忙着挣钱,这一活动越来越受到冷遇,鲜有一出。有着悠久历史且一直保持闹灯习俗的红石村,现如今,同样地揠旗息鼓,已经间断多年了。

  眼看又到年底,村长叶长根想起闹灯的事情就有些发愁,他把本村的四个小组的组长唤到一起,对他们说道:“有件事情跟你们商议商议。马上就将过年了,我想在村里举办龙灯,待新年的时候闹灯,你们看怎样?”

  “好啊!”一组的组长陈力生兴奋的叫道,“本来闹灯规矩,是间隔四五年就需闹一次的。可如今,距上届闹灯已过去七八年了,去年前年连年想办又没办成,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办成功来。”

  “对。现在村里总是出这样那样不如人意之事,所以今年一定要把龙灯办起来,来年好好闹一闹。”二组的组长童辉也力挺的说道。

  “现在村里建新房的人家多,闹闹灯肯定会有不少的礼金,还能赚上一笔钱。”三组的组长刘忠说道。

  “赚钱不赚钱是另一码事,主要目的还是求得地方上平安吉祥,风调雨顺。”四组的组长金有才不屑的瞧了刘忠一眼。

  “我的意思也不是说为了赚钱,那只是附带所得嘛!”刘忠急忙分辨。

  “既然大家都意见一致,那闹灯的事就这样决定下来了。”叶长根见他们没有异议,郑重的说道。

  四个组长点了点头均表示同意,接着,几人就开始商量筹办龙灯的具体事宜。

  “要闹灯就得先练灯,要练灯就要先请师傅教灯。这师傅请谁担任好呢?”童辉先问道。

  “师傅就请东坞村的高华施,怎么样?”叶长根思索了一会答道。

  “高华施当师傅行不行啊?”金有才怀疑的问道。

  “他以前跟师傅学过的,应该没问题。”叶长根答道,“就不知他是否肯教。”

  “我打他电话问问。”童辉说道,他和高华施关系比较熟,随即就拿出手机拨通了高华施的手机号码。把事情向高华施一说,那边高华施痛快的就答应下来:“找我教灯啊?行。你们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我就什么时候到。”说完便把手机挂了。

  童辉也把手机挂断,说道:“高华施已经答应了来当教练。”

  “那就决定请他吧。”叶长根挥了挥手说道,“接下来就是组建龙队了。你们几个现在就赶紧去招集人手。晚上六点,全部都到我家中开会。”

  组织一支龙灯需二十多人的大团队,为了尽快招募人手,四个组长散了后,就在村中四处散播消息:“我村要举办龙灯了,有愿意参加者,晚上六点去村长家报名。”消息传出,举村欢腾。

  红石村后靠大山,前临一条蜿蜒北下的芦河,全村共有两百余户。虽然人口不少,但因为许多年轻人都在外打工,所以一时要招集这么多人,也非常不易。晚上六点,一些村民果朝叶长根家里聚集。叶长根早已在家中客厅的圆桌上摆上了瓜果,茶水,见大家入屋来,便让他们先喝茶等待着。

  等到七点左右,包括四个组长在内,陆陆续续来了约二十人左右。这些人中,除了五名是年轻小伙子,其余的都是四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其中有几个还是上届龙灯老队员。叶长根看看人数,皱眉道:“这些人员还不够啊!怎么办?”

  “人不够,可以再去叫几个嘛!”说话的是本村的祝文成,曾经参加过几届闹灯。

  “那你快去看看还能找几个人来么?”叶长根急忙道。

  祝文成答应一声,随即出门而去。众人一边说些闲话,一边又等待着。十几分钟后,只见祝文成领着一个年轻人转来了,一进门,他就嚷道:“走了二三十家,只这李树林愿来,其他人要么讲不愿参加,要么讲年底时没空。”

  这时,童辉猛想起一个人来,说道:“那个老周不是在家吗?他还是上届的老队员,何不邀请他参加一个?”童辉说完,起身去外面打电话了。

  叶长根从公文包拿出一本记事本和一支笔来,对四个组长说道:“那我们先将在场这些人登记并做下安排,再看看还差几个。”说完,他立起来,挺一挺魁梧的身材,环视一遍众人后,清了清嗓子,声音洪亮的对大众说道:“大家静一静。嗯,听我把这次发起闹灯的提议说一说,咱们村上现已隔七八年没出灯了。一来呢,现在村里建新房的人家多,闹一闹灯可以增加点喜气。二来呢,近两年村里总有些不如意不太平的事,闹一闹灯借以禳灾去邪。毕竟这龙是一种吉祥物,期望来年村里更加兴旺发达,风调雨顺。因此,希望大家都努力的把这次龙灯办起来,办好。”

  众人纷纷点头:“村长提议的好,闹龙灯虽然带点迷信思想,但这也属于一种文化活动,可以活跃新年气氛。”

  “说的不错,现在过年虽然吃的好,穿的好,但不闹灯不舞狮,总觉得缺少年味。”

  “闹灯这种地方文化,其实也要传承。不然,就要灭绝了。”

  “咳--既然大家都表示赞成,下面就此事提些意见和看法,不必拘束,畅所欲言。”叶长根打断众人热议,说道。

  刘忠接过话头,表情严肃的说道:“我有个意见要提:为了这次龙灯举办的顺利成功,我希望大家都尽力而为,切勿斤斤计较,并且各位还要保持和气,不乱发脾气。否则,因为一点小摩擦就冲动发火,那就办不成。”

  大家闻听此话,皆深以为然的点头称是。接下来,大家正式开始报名。

  一般来说,整个龙灯团队共分为六个小组:散帖子,收帖子人员各两名;打乐器人员三名;跳龙灯人员十名;打副灯人员四名;挑衣物人员一名。由于职位不同,工作轻重自然不同,其中散贴子,收贴子和打付灯相对比较轻松,而打乐器和跳龙灯就比较繁重,尤其是跳龙球,龙头和龙尾者最累。谁都想避重就轻,挑些轻松的活干,因此在分配安排上,就难免出现分歧和争议。

  首先开始安排散帖子和收帖子人员。刘忠接过记事本和笔,询问众人道:“这散帖子和收帖子,谁来担任?”

  散帖子,即龙灯要去每家每户闹灯时,必须先往主人家拜上龙灯帖,主人接受帖子,则是同意闹灯。若是主人不接帖子,则是拒绝闹灯。所以说人家是否收帖子,往往要看散帖子人的面子。因此,散帖子的人必须是地方上有些头脸的人物。

  “我去散帖子吧!”说这话的是当医生的杨福。他经常为人治病除疾,在当地人缘不错。见杨福自告奋勇的推荐自己,刘忠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叶长根,见他已然首肯,于是一边说道:“好,杨福一个。还有谁?”

  众人互相望了望,却都沉默着。这职务虽然轻松,但大家都明白自己没那么大面子,不堪担当此职务。这时,陈力生提议道:“我们请老书记陈开平也来参加一个,让他去散帖子,怎么样?”

  陈开平是上一届退休的老书记,不仅在本村,就连外村的人际关系都非常熟络,称得上是左右逢源。

  “对。老书记去散帖子最合适。谁有他的手机号码?赶紧问问。”叶长根心里一亮,立即赞同。

  “我有老书记的号码,等我打给他。”祝文成说完,拿出手机到走廊打电话去了。

  很快,祝文成就面带笑容的又走入了客厅,说道:“我跟老书记谈妥了,他答应参加并同意去散帖子。”

  刘忠也显得很高兴,说道:“太好了!有老书记出马,凡事都好办的多。”提笔就在记事本上散贴子一栏登记上杨福,陈开平。

  散帖子的人员确定后,接着安排收贴人员。收贴子的工作,就是负责收取每家每户的礼金并记账。刘忠喜随即对众人自我推荐道:“收帖子就由我和童辉担任,怎么样?”

  打过电话重回座位的童辉闻言说道:“行。你是老板,你负责收钱,我就只管记帐。”

  “我可不是什么老板,只是这事总要有人管吧?我就勉为其难帮大家打理打理。”刘忠自我解嘲的笑笑。

  这时,叶长根摆了摆手,对众人说道:“这次发起龙灯的是我,但具体的管理事务,就交给刘忠去搞。因为我这年底事情也多,恐怕没空。我就帮你们做个后勤,跑跑腿吧。”

  “其实呢,我也管不好这事。还是要靠大家共同努力才行。”刘忠一边在本子上登记,一边接着道:“接下来,我们把打乐器的人员再定一定。”

  “打乐器的人员,我看就让上一届那几个旧人担任吧!他们都打的不错!”童辉说道。

  这个建议大家都无可争议。打乐器是龙灯队重要的一部分,没有乐器的演奏,跳的再好的龙灯也将逊色一半。打乐器虽然不难,但用新手就又需学习一番。刘忠随即在人群里搜寻打乐器的这几个旧人——打鼓的张志强,打锣的陈力生,打小锣的何小明,打钹的陈清生。发现除了打钹的陈清生不在,其他三人都在此。于是转头问陈力生道:“力生,你兄弟清生呢?”

  “在浙江打工还没回来,大概再过四五天就会归来。”陈力生答道,“你先给他报名吧,反正一定会来参加的。”

  见如此说,刘忠便提笔在打乐器一栏登记上四人名字。

  打乐器人员已定,接着便是安排最主打的一组——跳龙灯的成员。这也是人数最多,最难安排的一组。整条龙灯可细分为龙球,龙头,龙身,龙尾四部分。这四部分除了舞龙身(我们行话称作打幢子)的比较简单之外,其它三部分则相对难跳的多。首先说这舞龙球的。龙球舞的好坏,关键在于舞龙球者的身手是否灵活,因此舞龙球者宜选小巧灵活的人担任。再有这舞龙头的。因为一个龙头大约六斤多重,舞动时间长的话很耗体力。所以舞龙头者又必须要身强力壮之人担任。最后还有这舞龙尾的,舞龙尾虽不用那么灵活,也无须力气大,但常常要比别人多跑许多的圈子,所以也非常劳累,必须选体力相当好的人才能胜任。

  刘忠拿笔点着桌子,环视众人说道:“下面先把舞龙球的,舞龙头的和舞龙尾的人安排一下。这三项都是有点难有点累的事。谁来担任?”

  大家一片议论声,并无谁来领任此事。其实谁都清楚,同样是跳灯,到后面同样是分红,何必要去干这又难又累的差事呢?因此都不吭声。刘忠不见有人答应,只好对着金有才说道:“有才,你来舞龙球怎么样?”

  金有才个头倒是小巧灵活,但年纪却是将近五十岁了。头发像洒了雪似的白了许多。他见问,答道:“行。我就领此重任吧!不过我提个建议:舞龙球,舞龙头和舞龙尾这三项分别各安排两名人员担任。当其中一人跳累了的时候,马上调换另一人上去顶替。如此这般,就能互相轮流休息,不至于太累。你们看行吗?”

  “对,对。分别用两名人员来担任最好!”众人闻言都交口称赞同意了。如此一来,不但轻松了许多,也感觉公平许多。

  “你这个建议很不错,而且大家也都同意了,那就再安排一人舞龙球吧。”刘忠说道,“还有谁愿舞龙球的?”说到这,他把目光投向一个叫李峰的中年男子,问他道:“李峰,你也舞龙球,行吗?”

  “好。”李峰应声答道,“我觉得舞龙球更有意思,更好玩。”

  众人听了,不由都开心的笑起来。刘忠也笑着说道:“那就决定你们两个舞龙球吧。”

  说完,在本子上登记了,接着抬头又问:“哪两人来当龙头老大?嗯,那个何永生你力气大,你舞龙头怎样?”

  被点名的何永生是个常年在家干活的人,年纪虽也将近五十岁,但力气方面绝对没问题。不料想,他却连忙摇头摆手拒绝地道,“我不舞龙头。舞龙头太累,恐怕吃不消。”

  “现在是两个人舞龙头,要是累了的话可以轮换休息的,你怕什么?”刘忠劝说道。

  但何永生依然固执的拒绝道:“我不舞龙头,我就做个打幢子的。不然,我就退出不来。”

  见他执意不肯,刘忠只好作罢,转头对一身材比较壮实的胡良说道:“胡良,你愿舞龙头吗?你的力气也大。”

  “好。”胡良爽快的就答应道,“我没舞过龙头,就怕舞不好。先试试看吧。”

  “没舞过没关系,到时还要操练的。”刘忠说完,把视线移向一个年轻小伙子赵刚,对他说道:“赵刚,你也舞龙头,行吗?”

  “舞龙头就舞龙头,我随便。”赵刚看到把这龙头老大的任务交给自己,他倒显得有些自豪,于是非常干脆的就答应下来。

  见没异议,刘忠提笔把两人名字登记了,接着他望向人群里两个年轻小伙,点名道:“邓小波,你和陈自励两人舞龙尾怎么样?”

  “好啊!舞龙尾更有趣。呵呵……”邓小波笑着将手比划一个摆龙尾的动作,引得一阵满堂大笑。旁边陈自励也点首答应道:“我是随便干啥都行,先试试看吧!”

  听得两人都没意见,刘忠将他们也一一登记造册。安排好龙球,龙头及龙尾的人员,刘忠再观厅内,没安排的人剩下不多了,于是对童辉问道:“你刚才打电话叫老周来参加,究竟谈的如何?”

  “老周刚才已经答应了参加,并说过一会就到这来的,或许是有事耽搁了吧!”童辉答道。

  童辉刚说完,从门外进来一个中年男人,却正是周武。童辉一见就大声嚷道:“老周啊,为何这么晚才来?我还以为你不参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