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怎样,不能怎样

能怎样,不能怎样


Icey

能在人海
远远的看你一眼
就像干裂的河床嗅到了
的腥咸
虽然不能亲吻雨的芳唇
心里也是甜
美的

能在异国
默默的关注到你
就像酸涩的咖啡
到了五彩的糖
虽不能一起消融
眼前也是你甘甜的影

能在
记忆中插帧
似转折时的鼓点
虽是掠过的片段
也值得用一生来回味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