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职场的二愣子,如何快速变精英?

 
  我初入职场的那段时日,充满了“冲击”“慌乱”“困惑”和“挫折”。1980年,我刚从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立刻踏入职场。当时,我因法学知识及日文水平尚佳,被一家专攻涉外法务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录用,成为这家事务所雇用的第一位女性专职法务助理。只是,还没来得及为获得这份好工作而开心,我就陷入了严重的自我怀疑之中。在学校里备受师长、同学肯定的我,在进入职场后,竟显得笨拙粗心、动辄得咎,不断遭受指正,成了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二愣子。从小自认甚少胆怯的我,第一次惊觉自己对所处情境“无所适从”。那真是一段很震撼的经历。
 
  当时我的主管是陈国慈大律师,她对部属的要求极为严格。我这没经验的菜鸟,只要稍出差错,她便不假辞色地点评。入职没几天,我一想到上班,心中就会怦怦乱跳,脑子里都是因为担心和害怕而编织出来的紧张剧情,自己不仅心态多有抗拒,还曾在主管面前失态落泪。还好,犯错就有收获,我渐渐理解了主管对工作质量高要求背后的原因,也开始喜欢上完成交办事务之后所获得的满足感。尽管自尊心偶尔仍会纠结自扰,但我更期盼能学到新东西。
 
  有一天,我鼓起勇气跟陈律师说:“我做得不好,请你骂我,但骂我时,也请教我。”记得她愣了一下,说:“好啊!”从那一天起,陈律师果真履行承诺,教我做事的方法时,给予了较多的耐心,而我则像吃了大力丸似的,恨不得如海绵一般,努力吸收她不同层面的教导。从对陈律师的近身观察中,我体会到,她的出色并非仅仅来自于对法学知识的充足准备,更多的是经年累月沉淀的细节处理能力与不凡素养。从此,我对陈律师更为尊崇,也初步勾勒出了自己期许的成功职业女性的轮廓。
 
  初入职场,面对这般慌乱冲击,当中的挫折实在令人难受,但之后回想起来,却觉得弥足珍贵。工作数周后,我很快发现,大学里教授的课程很难直接应用在实务上,需要把书本重新读过,进一步领略其真意后才能派得上用场。我虽依赖一流学府的光环取得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心底却很清楚,要在专业领域中立足并且胜出,还有很长的学习之路,我需要不断努力、反刍、实践,以补足欠缺的知识及各项技能。
 
  此后,我更为仔细地观察主管、同事和客户待人处事的方法,以及他们彼此间的互动情况。由于业务关系,我开始接触许多重量级的“成功人士”。我观察这些来自不同领域的杰出人才后发现,其言行举止及思想宽广度都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他们在各自的“专家知识”(指行业领域的专门知识)与技能之外,有着许多共通的特质。这些看来相似却难以清楚描述的素质,显然是他们事业成功的关键。这样的发现让我很不安,因为我无法从书中找到答案。我告诉自己:那些能力,应该就是我所欠缺的“特质”或“成就条件”。
 
  当时,我的工作能力和知识都很不足,比如沟通能力、做事方法、专业形象,以及待人接物等方面。我经常感受到工作受挫的苦恼,难以在短时间内抚平自己的心绪;也不知道在与同事、主管发生不愉快之后,如何迅速恢复原有的合作关系。这些体会让我惶恐:为何学校里的老师都没提及这些情境?我该如何学习呢?同时,对于公司愿意接纳并花钱培养像我一样如同白纸的职场新人,我更加心怀感恩。这段“认知职场基础能力空白”的时期,我凭借着模仿同事、参考主管的点评、加以若干直觉,似懂非懂地度过了。只是,即便偶尔感觉有些许进步,但平时的表现依然生涩别扭。我常戏称这算是我在职场上“确认自我定位”的阶段。严谨地说,多数摸着石头过河、胆战心惊的记忆,主要还是源于对职场情境欠缺基本认识,对困局没有对应方法导致的。
 
  我认同失败的经验是成功的养分,但我对于自己曾经影响到他人的言行举止,仍相当歉疚。因此,我期望年轻朋友,善用学校的时光,尽早通过实习或社团活动掌握做事与待人的基本技巧,在未来的职场上少走弯路。因为我较早就发觉自己有许多不足,于是很积极地寻找机会强化学习。例如,知道自己的英文表达能力不够好,便想方设法提高自己。我担任法务助理时,要等主管交代完事情后才下班,因此经常负责锁门。那时主管会录下她口述的法律意见,由我隔日一早将录音带交给秘书打字存档。借这个机会,我便留在办公室一个人反复听录音带,背诵主管典雅的英文,隔天一早再交给秘书。经过几个月的苦练,我见证了自己英文的进步,很是开心。
 
  为了回报陈律师的谆谆教诲,我自告奋勇,在她儿女放学来办公室等她下班的时间,陪孩子们朗诵诗词。我一直喜爱中国古典文学,加上字正腔圆,孩子们学得高兴,陈律师也感受到了我的热忱,于是更加关照我,指导越发深入。工作半年后,她发现我在法学知识外欠缺商业常识。于是,便安排我到顶尖的国际会计师事务所见习基本商务知识与商业事务流程,前后近半年时间。这段宝贵的经历对我后来的职场表现影响颇深。期间,我接触到了不同领域的专家,了解了掌握跨界知识的重要性,也练就了见人不胆怯、能提问的本领。
 
  这一时期,我的做事效率有了显著提升,主管对我的信任增加了,自己也经常因为学到新事物、结交新朋友而感到满心喜悦,并逐步开始建构起自己的人脉网络。然而,就算是战战兢兢地工作,还是难免会失误。可是当再被主管批评时,我已能将挫折感快速转为补救失误的积极作用,并以学到新本领当成给自己的奖励。心性乐观的我,总能在挫败中,感悟新方法、争取小小进步,再挫败、再追求小小进步……交互循环的过程中,匍匐前进,积累可观的心得感悟。我在三十多年的职场生涯中,得以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展现才能,并取得事业上的收获,际遇可说是不凡,而我最大的收获,是在职场中练就的不断自我挑战与自我突破的能力。
 
  1993年,我辞去汇丰集团(HSBC)台湾区投资银行部门总经理的职务,来到亚洲金融中心——香港闯荡,随即加入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成为亚太区总部首位女性副总裁。在这个女性与华人均不多见的国际金融机构中,我的实力和经验备受各方关注。
 
  初到任时,我需要尽快适应高压的工作步调,而且要马上准备纽约与香港金融监理单位的各种资格考试。原本以为还不错的英文能力、金融知识及技能,此时面临考验,显得左支右绌,心底的自信竟出现了动摇,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证明自己有能力创造业绩。我在人事支援上也遭遇了挫折。银行人才库中有供我挑选作为助理的人选,可是几位女同事均以不同的借口推辞,我知道她们是担心我这个台湾女子很快就会被竞争淘汰。没有秘书的协助,我就得自己处理与客户的会议安排、差旅安排等事务。初入国际金融圈的孤单与苦涩,至今仍历历在目。所幸半年后,在几家企业老客户的支持下,我做出了超乎主管期望的成绩,也取得所需的全部证书。此刻的我,在生疏的香江金融圈,彷佛经历了一场浴火重生。
 
  我离开学校之后最初十五年的职场生涯,法律服务与投资银行大约各半,当中尝遍酸甜苦辣,经历的多是忐忑交加、急速发展的历程,并非尽如旁人所看到的风光亮丽,内外感受实有落差。我人生中诸多的关键转折,全部都发生在“职场”以及相关的领域中。到了近些年,职涯与生活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自己对生命的态度也几度大幅修正,欣慰的是,期许自己在中年应该具备的成熟面貌,总算轮廓愈趋鲜明。
 
  我一直相信,一个人的干练,是在从“实践”到“领悟”的往复过程中逐渐塑造而成的,必须通过“做中学、学中觉”,持续不断地推进验证,才能建立起真正的自信心。无论你的经验如何丰富、过去如何成功,每一次接手新的工作时,都要以全新的心态应对,才有机会成就下一个里程碑。我更深刻地领悟到,在“专家知识”以外,应该积极培养应对职场不同情境的能力。这些能力就是本书将要讨论的课题——“职场素养”。我认为,“职场素养”的优劣决定一个上班族存在价值的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