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元何以成为新闻?

  当看到陈奕帆留下这311元和道歉信时,我仿佛透过了文字,看到了这年轻的躯体里那不由分说的、勇于担当的坚毅。

  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人心不古的时代,无数好人好似都失去了羞耻之心。摊开报纸,打开电视,歌手假唱拒不承认,司机肇事逃之夭夭,都早已成为不是新闻的新闻。推开房门,走上大街,公交车乘客对逃跑满不在乎,自行车骑手推倒行人也不肯为之停留,而路人大多神情淡漠,以事不关己解释自己的冷漠。也难怪和菜头这般形容当下的人们:“即便一个人做出了愚蠢的事情,也由其他人买单,无须他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只存在所有人无边无尽的义务,个人没有丝毫承担责任的觉悟。”幸而,陈奕帆坚守着那铭刻于心的“担当”二字,那311元是他直面过错的勇气和他弥补过失的决心,终使他成了这荒谬时代的一股清流。

  这位少年的举动是否可称为壮举?不,他是恪守着最本质的凭良心做事的准则。然而你又是否能只看到他的平凡?也不是,平凡的少年带给我们,带给这个“和”字为生存第一要义的社会是难以言喻的精神撞击。311元何以可以支付名贵宝马的维修赡养?还在上学的少年又要用多少日子才可重新挣回这在跑车主人眼里也许微不足道的311元?免去了对偷溜成功可能性的估算,“毫不犹豫”是他的果决。也印证了亚圣的醒世恒言:“此本心也,非独贤者有之。”贤者他与你我相同,皆是茫茫人海中极不起眼的微小个体。然而,正是无数这样数不尽的个体那份对担当的执着,那“无愧于己,无愧于心”的认同,这个社会才不会“病了”,才不会更多的人在“利己”的追求上迷失了心中的责任感。

  眼下,陈奕帆的事迹成了新闻,也成了人们热议的对象。我们看到了希望:在浮华世界中迷失了、淡化了责任感的人们似乎重新看到了方向,被遗忘了的道义在人们心中逐渐重塑成型。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若是陈奕帆的举动只是这漫漫长夜中绚烂的烟火,那便惊艳之余便不复而存,那人们将何以迎来那真正的光明。我们现当更应该做的,是感动之余发现更多的“烟火”,让他人的担当触及你我。

  陈奕帆收获的回报是车主薛战明的10000元,然而我们不能将这钱目功利地看作是对责任的回报,我们应该认识到这背后的是时代对少年人担起道义,担起责任的殷切期盼。当下的少年自有多种面貌,但我希望能在更多人身上看见陈奕帆的影子。

  泰戈尔说:“在黑暗中,‘一’视如一体;再光亮中,‘一’便视若众多。”不要让“担当”二字被时代所遗忘,不要让陈奕帆成为孤独的“惊艳一瞬”。